51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1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13:24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说,虽然美国国务院的全球旅行禁令取消,但由于美国确诊病例增加,美国旅行者在世界各地仍面临旅行限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抱着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反华情结,什么无耻谎言都编得出来,什么肮脏勾当都干得出来。他的“上帝”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,他的“圣经”就是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术骗子,是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仅仅两年多时间,阿德里安·曾兹以一名神学研究者身份粉墨登场,俨然成为涉疆研究的“权威学者”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他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“上帝的指引”“从《圣经》的世界观出发,教育人们用基督的信息影响万国”“我感到非常清楚地被神带领去做新疆研究,并且它变得像一个传教任务,或者说一个神圣的任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异想天开的“学术”梦呓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把新疆正常招录民警,猜测成是为所谓“拘留运动”做准备;把深受新疆各族群众欢迎的“访惠聚”工作,想象成“拘留运动”的“决策基础”;把充分保障儿童上学的寄宿制学校和学前教育,臆想成“拘留运动”的“兜底保障”;把少数民族群众自主自愿到外地就业无端揣测为“强迫劳动”。这种生拉硬扯、荒诞不经的联想,活脱脱透露出阿德里安·曾兹“不怕不敢想、就怕想不到”的痴人说梦心态,暴露出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蛮横无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长坑村村干部张孚世向澎湃新闻还原当时的情况称,事发8月4日凌晨,方健康与其他村干部一起巡查村民屋顶排水情况后突然倒地,送医不治离世。“4点钟的时候,我们帮人家排出积水。我们把积水排出后下来,有另外一户村民家里进水了,方主任让我们过去帮村民排积水,他在附近继续排查。我们排完积水过来找他的时候,发现他倒在地上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“东突”分裂势力狼狈为奸。2018年9月中旬,阿德里安·曾兹和“世维会”主席多力坤·艾沙等人一起出席联合国第39届人权理事会议;2019年,阿德里安·曾兹与“美维协”头目库扎提·阿勒泰等人一起参加美国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组织的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会,并发表反华演讲;2020年2月,他又联合“维吾尔人权项目”骨干爱丽斯·安德森、吾买尔·卡那特、阿布都外力·阿尤甫等“东突”分子通过CNN公布所谓的《墨玉名单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结论前置的逻辑错乱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常常采取先入为主、结论先行伎俩,将先因后果错置为先果后因,如《强制节育》预设“抑制维吾尔族出生率”结论,再罗织新疆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是“查明违反计划生育行为”证据;预设新疆“限制少数民族自由”,然后将服务交通的治安管理摄像头列为监控民众自由的“证据”。这种预设结论的行径丧失学术底线,背离学术规则和职业道德,为学术界不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共仇共的政治钻营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在《墨玉名单》上的署名身份是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,该基金会于1993年由美国会批准建立,带有浓厚的反共色彩,曾被描述为“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、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”,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。他以这样的身份开展研究,目的就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和共产党,根本谈不上什么学术立场,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奴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臆想连连的“学术”犯规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,频频使用“可能”“估算”“假设”等或然性词语,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,如《强制节育》中“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”“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”“如果准确”;又如《墨玉名单》中“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,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。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……”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3月19日,美国国务院发布“第四级全球旅行警告”,建议美国公民因新冠疫情而避免所有国际旅行。在4个多月后,美国国务院6日发布声明说,“一些国家的卫生和安全状况改善,另一些国家则可能恶化,”因此恢复按具体国家给出旅行建议的制度。但声明还说,鉴于疫情的“不可预测性”,仍建议美国公民出国旅行时保持谨慎。